用户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
杭州成立数据资源局,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部门?

       从9月初开始,来自杭州市公安局、杭州市环保局、杭州市民政局等14个部门的工作人员,来自阿里巴巴、科大讯飞、杭州城市大数据公司等21家IT公司的70多名技术人员,在杭州市民中心进行一场为期两个月的数据归集大会战:力争在10月底,实现第一批204个数据项的杭州市全域共享,加速推进“最多跑一次”。14个部门,21家企业,所有人员脱产集中办公。这是“杭州数据资源局”登台亮相之后的首个大动作。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部门?多年未设新局的杭州,成立这个全新单位的意图又是什么?杭州市数据资源局党组书记、局长郑荣新说:“我们将用数据资源,让数据多跑路,让百姓少跑腿,推动‘最多跑一次’改革,或将改变政府的治理模式。

杭州城市数据大脑发布

杭州为什么要成立数据资源局?

      杭州数据资源局的成立,有它特定的时代背景。

      在郑荣新看来,这个新部门的诞生,至少需要三个前提条件:一是信息化的普及让城市产生了海量的数据,并且能够富集起来;二是通信网络的发展让数据能够被实时获取;三是互联网的发达让获取数据的成本越来越低,进而让数据的开发和利用成为可能。

      作为中国互联网之都的杭州,无疑率先迈入了这个行列。尤其是从2014年开始,杭州将“发展信息经济、推广智慧应用”列为“一号工程”,在信息经济的高速公路上一路飞奔,为成立数据资源局做了最充分的准备。

      “早五年,数据资源局未必能发挥作用;晚五年,那我们很可能错失了发展机遇。”

       事实上,就在杭州为“数据”谋篇布局之时,全国已经有不少地方都纷纷成立了数据管理机构,省外有青岛、长春、广州等,省内有温州、宁波等。但作为政府组成成员的正局级单位,只有杭州数据资源局和贵阳大数据发展管理委员会。

什么是数据资源局

       什么是“数据资源”?这个部门肩负着怎样的职能?郑荣新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:

      “现在最流行的是‘大数据’这个词。但我们所说的‘数据资源’不等同于‘大数据’。大数据就像图书馆,无论你使用与否,它就静静地呆在那里;而数据资源相当于杭州的国土资源局,是把数据当做一种资源,就像土地一样。”

       这种资源能用来干什么?郑荣新举了两个身边的小例子。

       比如,如果能够实时掌握人口数据,政府就能够知道哪些地方有多少老人和小孩,那么,就能够把养老设施和学校建在老人和小孩多的区域,让城市规划和建设更加科学。

       比如,如果通过物联网,城市的每一样东西都能感知,每一个窨井盖都能不间断传回数据,确认是否有破损,那么,再也不会有窨井盖“吃人”的悲剧。

      推而广之,这座城市可以以最快速度察觉到每一个行业的异动,对突发事件的反应将“以秒计”,进而依赖这些数据,对未来进行科学的预测。

      “对政府而言,数据资源是放大镜,也是望远镜。”郑荣新说,“它能让政府为更多人提供更优质的服务,且成本更低廉。它使政府从被动应对变为主动作为,从根本上转变了政府治理模式。”

       郑荣新说,当互联网时代飞速向前发展,当大数据已成为脍炙人口的热词,成立数据资源局,已经成为政府顺应时势的必然选择。他深信,在不远的未来,数据将成为比土地更重要的资源,产生巨大的价值。“能在这样一个时代的风口上,担任杭州历史上第一位数据资源局的局长,我深感与有荣焉。”

数据资源局成立后首先要做的是什么

        要对数据资源进行管理,就要有数据。数据资源局成立后,首先就要将杭州市的政务数据,无条件地归集到一个平台上来。

        于是,就有了这场从9月初开始启动的“数据共享大会战”,十几个部门的工作人员脱产集中办公,“集中时间、集中人力、集中物力、集中攻关”。

       “看起来这似乎是一件小事,但其实,数据的全面归集是一个世界性难题。阿里巴巴把它公司内部的数据全部归集起来,就花了六年时间。”郑荣新说。

       为了加快数据归集的进程,杭州数据资源局现在以应用、需求、改革为导向,来推动数据的归集。这个需求就是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。郑荣新告诉记者,第一批归集的数据,都是与企业及市民个人办事最相关的那些事。

       在数据归集到一定阶段之后,数据资源的开放就是题中之义。

       “数据有条件使用主要分三类,有些数据是向公众开放的,谁都可以看;有些数据是依申请开放,比如你申请查看你自己的资料;还有些数据,就是保密的。”在郑荣新看来,数据必然会成为未来社会最重要的资源之一;因此,数据资源局“要为整个社会对数据的采集、挖掘、运用和使用制定游戏规则,这叫顶层设计”。

       当这些基础工作准备完毕,就要让数据在社会上创造更多的价值,在推动杭州新型智慧城市建设中发挥作用。“我们最终的理想,就是推动数据资源在各个领域的使用,形成可推广、可复制的方式,真正形成杭州样本。”

       根据郑荣新的预测,数据资源在杭州发挥巨大作用的窗口期,不会超过三年。“这三年里面,我们要集中人力物力财力,把基础夯实,始终走在最前沿。否则,新技术演进这么快,一步落后就是步步落后。”

来源:钱塘大数据

除非特别注明,本平台所载内容来源于互联网、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,不代表本站观点,仅供参考、交流之目的。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

鲜花
鲜花
握手
握手
雷人
雷人
路过
路过
鸡蛋
鸡蛋
Time